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一个女人的自诉火车上的一夜
一个女人的自诉火车上的一夜

 本人是一个芳龄28的女人,已经订婚了,准备国庆结婚的。从来沒写过什麽文章,这次就把在火车上一夜的经历写下来。这是一篇很平淡但是超真实的文章。文章写的就是我火车上一夜的经历,有什麽语法错误、错別字之类的就不要挑刺了。沒有大家喜欢的精彩的地方,喜欢看的就看,不喜欢看的就不要看。不要看了以后飚髒话。至于文章有什麽其他问题,请管理员处理。

背景介绍:

一个非常好的姐妹结婚,安徽蚌埠人。打电话给我,非要让我去。我说那麽远(我在浙江嘉善)太不方便了,我就礼到人不到了。结果不行,说要让人开车来接我。都这样说了,沒办法,去吧。当天下午到她家的,第二天她结婚的,我准备第三天早上做高铁回嘉善。车票都订好了,晚上她们送我到订好的酒店都回去了。结果我接到电话,未婚夫晚上喝酒开车出了事。不怎麽严重,但是要在第二天10点锺做一个小手术。我查了一下,第二天的高铁要在11点多才能到嘉善。我就打电话给姐妹,问她有沒有晚上火车,我要急走。她们要开车晚上送我回去,她们多多少少都喝了点酒,再说路途也比较远,我就拒绝了。她们就给我弄了一张晚上11点多的火车票,要到第二天早上将近9点才能到嘉善,时间上是来得及的,是K8***次火车,还好是有座位的。

正文开始:

等到11点多啊,火车终于来了。当我在站台上开到火车?面的状况的时候,我无语了。不是春运啊,怎麽那麽多人,?面站的满满的。真的是沒有下脚的地方,还好我的行李不多,就一个小型密码箱子。好不容易上车,挤到我的座位旁。是一个两个人的座位,我是靠窗口的,两个座位都坐了人,是两个男人。外面的男人看起来是一个上班族,30岁左右,看穿着和怀?有一个单肩包应该是在商务楼?上班的吧(因爲我上班的商务楼?的男人大概都是这样的打扮)。?面的是一个大叔,看起来有四十五岁左右了,看面是比较老实慈善的大叔。我就对他说:大叔,这个位子是我的,您让一让。结果他一改面目的对我说:我上车就坐这了,你凭什麽说是你的啊。我想真是人不可貌相啊,那个语气那个表情吓人啊。我沒有说话,就把火车票给他看了看说:要不我喊乘警来说说。然后他非常不情愿的起来给我让位子。因爲人太多,他出来的时候我也沒有地方移动,就这样他从我身边挤过去的时候,他的手在我的屁股上狠狠的摸了一下。我看了看他,他看着別的地方嘴?叽叽咕咕不知道说的啥。

我的身材和穿着介绍一下吧:身材还可以,中等偏上。怎麽说当初在学校?面,算不上校花,排个第三名还是够格的啦,具体的数据就不说了。算是那种该凸的地方凸,该凹的地方凹。衣服参加婚礼的时候穿的,沒有换。上面不算太低,下面不算太长。怎麽说呢,就是那种能看到乳沟,下面是比较短的浅蓝色连衣裙。?面是浅蓝色胸罩,浅蓝色的内裤,肉色的薄丝袜。

那个男人摸了我的屁股以后,我也沒想了。这时候我想的是怎麽把密码箱放到上面的架子上,因爲上面已经满了,沒有多馀的地方了。下面也沒有地方放,这时候我就和外面的那个男人说:上面有沒有你的东西,能不能挪挪,我把箱子放上去啊。他说:可以啊。他就站起来把几个袋子往一起挤了挤,正好挪出来一个可以放我箱子的地方。我让他顺便帮忙把我箱子放上去。他也同意了。就这样,我和他的接触开了头。

这个时候我坐了下来,我看了看之前的那个大叔,他也在盯着我看。我想是不是我什麽地方暴露了,我就看了看自己,还好啊,沒有什麽地方暴露太多的啊。就想也许他还在恨我“抢”了他的座位吧。

刚开始也沒有睡意,前后有座位的都在睡觉了。我左边的那个帮我放箱子的小伙子在玩手机,好像是看小说之类的。我也沒有什麽睡意,就拿手机和未婚夫聊天。告诉他已经上车,他动手术之前能赶到。然后我开始看空间动态,过了大概十分锺吧。

那个小伙子突然问我:你是蚌埠人?

我说:不是的,过来参加朋友婚礼的。你到什麽地方的?我到嘉善。

他说:我到义乌。

我说:刚刚谢谢你了啊,去义乌工作吗?

他说:不用谢的。我徐州人,在老家开了个小店,去义乌看看再拿点货的。

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这趟车是从徐州开的。我就问他:这趟车怎麽这麽多人啊?

他说:这趟车无论什麽时候人都多。最近小孩放假了,很多在外面打工的家长回老家接孩子到身边住两个月的。人就更多了。

我看了看,是有很多带小孩的。这个时候我注意了车厢的环境。站着的,坐着的,坐在地上的。都在睡觉,我真佩服那些站着的,靠在座椅后背上面的都能睡着。我也就把手机听歌,戴着耳机。不动的话渐渐就瞌睡了,我就趴在面前的一个小桌子上,一会就睡着了。不知道什麽时候,感觉我趴的不是硬硬的桌子了,我渐渐的有感觉,我感觉到有一只手伸进我的胸罩?面,在摸的我乳房。而我却趴上一个人的腿上,确切的说是一个男人的腿上。我就勐的坐了起来,手机都掉地上了。原来我趴在我左边的那个男的腿上,那只手就是他的。

我看了看他,他笑着说:不好意思,首页你睡着睡着自己就趴到我腿上的,我也不好叫醒你。然后我也沒忍住就摸了你。对不起啊。

我看了看周围,还好,都在闭着眼睛。我问他:几点了?

他帮我捡起了手机说:刚刚过了12点。

我说:我才睡十几分锺啊。刚刚不好意思,参加朋友婚礼比较累。刚刚是不是过了一站?

他说:不用不好意思,我这腿还够结实你要是用的话,随时可以用。呵呵。刚刚是停了一站,上来了不少人啊。下一站是滁州。

这个时候我想也许真是参加婚礼,昨晚沒有睡好,今天又忙了一天,是真的累了。还是很瞌睡。但是那个很小很小的桌子,已经被对面两个人趴的沒有多少地方了。靠在座椅上睡又太难受。

我说:你不睡觉吗?

他说:我不睡,我在看足球赛直播。

我说:不费流量啊。

他说:是文字直播的,不怎麽费流量。

我说:我想睡会,太累了。趴你身上。你能不摸我吗?

他说:可以,你睡吧。我保证不摸你。我看球赛。

我说:谢谢你。

就这样,整个舒服的姿势,趴他怀?,一会就睡着了。不知道什麽时候被冻醒了,感觉很冷。车?晚上开个空调还真有点冷。这个时候我醒,感觉睡的很舒服,我看到他还在看手机。

我说:几点了?

他说:刚刚过了南京,不到3点。

我说:怪不得,醒来感觉很舒服,睡了2个多小时了。你球赛看完了?有沒有摸我?

他说:第一场看完了,意大利输了,要回家了。我是他们的球迷。我很伤心,沒有心情摸你。

我说:我不懂足球,还有第二场吗?对你来说足球比女人重要?

他说:第二场要到4点呢。世界杯的期间,足球比女人重要。其他时间女人重要。

我说:你这样不瞌睡啊。

他说:看足球就不瞌睡。

我说:能不能帮我把箱子拿下来,有点愣。我要拿个外套。

他帮我把箱子拿下来了,我拿了一件外套。他又帮我把箱子放上去了。

我说:你的球队输了,我还想睡会。还能趴你身上吗?

他说:可以啊,很乐意啊。但是这会沒有比赛,我会不老实的。你要考虑好哦。

我沒有理他,就这样趴在他怀?。

对他说:帮我把外套盖上,如果不老实,注意下別人。

其实我现在不怎麽瞌睡了。趴在他的怀?,心?跳的很厉害。他把外套给我盖上,但是手就放在外套?面,沒有拿出去。过了一会,我感觉不对,他居然隔着我的连衣裙把我的胸罩的扣子解开了。我也沒有说什麽,继续趴着,因爲这样趴着真的很舒服。他的右手就在我的后背慢慢的抚摸着,左手开始从我的前面领口伸进去了。胸罩沒有扣,变的很松。他很轻松的就可以摸的我的两个乳房。我感觉我碰到一个玩女人的老手了,他一会摸乳头,一会用劲抓整个乳房。我感觉我都要呻吟出来了,同时也感觉下面有点凉凉的,我想难道我会被一个陌生人在这样的环境?摸的留水了吗?

他的左手沒有停,然后低下头贴在我的耳朵上说:你的丝袜是连裤袜吗?

我说:你懂的不少啊。是的。

他说:你能擡下屁股吗?

我说:你想幹嘛啊,这儿可都是人啊。不能太过分。

他说:你还有外套了?

我说:沒了,就带这一件。

他说:你能起来下吗?我拿下东西。

我说:你给我胸罩的扣子扣上。

他说:沒事的,你用外套盖着。再说扣上等下我还要费劲解开。嘿嘿。

我居然就这样坐起来了,然后用外套盖在身上。我感觉我的胸罩已经在乳房的下面了,如果这个时候我把外套拿开,肯定能看到凸点了。他站起来拿下自己的袋子,让我吃惊的是居然从?面拿出来一个西服外套。

我说:你不是去义乌拿货的吗,怎麽还带个西服。不要给我盖这个啊。首先我怕不幹净,然后我怕捂的我一身汗。

他又把袋子送了上去,然后说:首先比这火车的座位啊,这个桌子幹净。然后这夜?温度低,这?面还开空调了,不会热的。我去义乌直接去厂?拿货,要呆几天呢。还要和他们的老闆见面啊,最起码穿的要正规点吧。

我说:你有老婆孩子吗?

他说:之前都有,2年前离婚了,我带孩子。

我说:你才多大啊,都结婚生孩子,然后又离婚了。肯定不是好男人。

他说:我31了。24岁结婚的。离婚真不怪我……

我说:行了,我不要知道了。呵呵。反正以后又不联系了。你不要问我的情况,问我也不会说的。

然后我又趴他怀?了。上半身盖的是他的西服,下半身盖的是我的外套。他的手就一直在外套?面忙着。

他说:能把胸罩拿下来吗?

我说:不行,这个地方不好拿。別人会看到的,再说拿了以后怎麽穿回去啊。

就这样,对面的两个人也是一男一女,好像不认识的两个人呢,睡的特別香。我擡头找了找之前的那个大叔,沒有看到他人。我趴在他怀?,他左手继续摸我的乳房,右手把我的裙子往上拉,一直拉倒肚子上。他想脱我的丝袜和内裤。

我说:不要脱,我怕椅子不幹净。

就这样他右手伸了进去,先摸我的屁股,然后慢慢的往下摸,终于摸到他想摸的地方的。我感觉我那个地方已经泛漤了。从来沒有想过能被一个陌生人,在火车上这样摸。感觉自己好兴奋,嘴?已经开始哼哼唧唧了。他低头让我的声音小点。我感觉我的整个脸好烫,沒有话回他。他用手指头插了进去,一直这样插,好像是一根手指头,插不够深。我感觉下面好痒,感觉自己需要一个更大更长的东西。突然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好女人,爲什麽会这样?爲什麽会让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随便的摸?爲什麽会在这样的环境?面想要了?

这个时候,他低下头说:你下面的水好多啊。毛都湿了。要不把内裤和丝袜脱了吧。否则都湿了不好穿。

我说: 不脱,湿了,我箱子?有可以换。

他说:那脱下来正好啊。埝在座位上。换的时候也方便啊。

他开始脱,我居然开始配合他。擡起了屁股,自己脱掉了鞋子。就这样他不费力的就脱掉我的内裤和丝袜。然后他让我在擡起屁股,我又听他的擡了起来,他把丝袜和内裤放到我的位子上说:这样就不怕髒了。现在我的上半身除了胸罩退到了乳房下面连衣裙还在。但是下面就光光的了。还好的是有个外套在遮盖着发生的一切。

他的右手居然能摸到我的阴蒂,那是我的超敏感的地方。曾经被男朋友摸到尿尿的啊。我小声的对他说:不要摸哪?,我会受不了的,会出声音,还会尿出来的。

他说:尿尿不怕,反正尿到?面的,沒有人看到的。至于声音吗,我有办法。

他说了以后让我擡起头,开始用左手解开自己的腰带。

我说:你想幹嘛,不要让我做那个啊。我不做的。要不让我起来吧。

他说:不要啊,你感觉不到我早都硬了吗。不髒的,我上车前还洗的呢。

我说:不要,让我起来。帮我把胸罩扣子扣好。

这个时候我感觉在过道?面有个坐在地上的人好像注意到我这边了,擡头望。我也不敢动。那人望了一下看沒动静,又低头继续睡了。我开始整理衣服要起来。他把我抱的紧紧的,不让我动。

我说:你想幹嘛,不要太过分啊。

他说:我下面真的受不了。你就帮帮我,含一会就好了。真的很幹净的。你看下,如果你觉得髒就算了,不髒就帮我一会。

这个时候我心?好复杂,好怕別人会看到,但是又感觉好刺激,刚刚他摸了一会就感觉要高潮了,平时男朋友了忙活了半天才可以的。最后欲望战胜了我的意志,我沒有说话,用力的擡了上半身。他心领神会的解开自己的腰带,然后拉下自己的裤子拉链,把裤子稍微的往下褪了点。他很轻松的就把那个玩意给陶了出来,我看了看真的不髒,和我男朋友的差不多大小,也沒有那种怪味。

我说:你手法很熟练啊。是不是经常在车上勾搭女孩子啊?

他笑了笑说:是第一次。你看不髒吧,帮帮我吧。

我沒有说话的张嘴含住了他的那个东西,头部好大,有点不适应。我男朋友的头部和后面是差不多粗的。含了一会我不敢动。

他说:你动啊。

我说:別人会看到我头动,肯定会有想法的。

他说:沒事,都睡觉了,有人看了,我会告诉你的。

就这样,他一边摸我的乳房,一遍用手摸我的下面。而我用嘴含着他的那个东西在吸着。他知道我的阴蒂敏感了以后,就不断的摸我的阴蒂。摸的我受不了,这是我的身体抖动了一下。他说是不是高潮了。我点了点头,他说我继续摸了啊,你说会尿尿,我就摸到你尿尿。尿了也沒事,在?面沒有人会看到的。这样他就更加的卖力的摸着,而我也更加用力的吸了。就这样过了大概一分锺左右吧,我开始不停的抖动身体,越这样,他越兴奋,越用力。我的嘴?有他的东西沒法说话,但是呻吟的声音有点大了。终于我把持不住,尿了。我都能听到尿滴到车厢?面的声音。我很紧张的含着他那个,他的手还是沒有停止,只到我的身体不动了。他的手开始摸我的屁股,然后说:我的手上都是你的尿,都摸你屁股上。

我擡起了头用手盖住他的那个东西说:我的两条腿都是尿,还不知道有沒有尿到对面的人身上。我的鞋子都湿了。

他说:沒事的,我感觉不是很多。都被我手挡到你的腿上了。地上也沒有滴多少的。放心吧。你帮我吸出来吧,我很快的。一会就可以出来的。

我想了想都到这样的地步了。也沒有说什麽。低头含住了他的东西,开始吸。他的手还是不老实的在我的身上乱摸,他摸到手上的尿液就用我的裙子擦幹。我还在担心到时候怎麽下车,他说他要射了,就射我嘴?,让我继续吸。刚说完,就射了。全部射我嘴?了,一会我擡起头看着他。我的意思是怎麽办,吐什麽地方?他却说:沒事的,咽下去。然后喝点水就可以了。我不知道怎麽打开完全听他的,就这样咽下去了。然后他拿水给我,我喝了几口水。然后我说:今晚被你玩的丢死人了,我现在怎麽穿衣服。

他说:去厕所,拿好衣服,我带你去。

我说:不行,我现在沒穿内裤和丝袜。我的裙子很短,还有点湿了,鞋也湿了,腿上都是的。这过道?都是人,过去还要把他们一个一个的喊醒。

他说:那等会吧。

我看了看表说:一会到4点了,等会天亮了,更不行了。你快想办法。

他说:你趴我身上睡一会,我想办法,保证让你安全下车。

我也听他的了,就这样继续趴他身上睡。也许刚刚高潮了,居然睡着了。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,车厢?的人差不多都醒了,泡面的泡面,聊天的聊天,小孩哭的哭。我看了手机已经快六点了,我还趴在他身上,他也抱着我睡着了。

我把他弄醒,我说:你怎麽睡着了啊,我怎麽办。天亮了。

他说:沒事的,这趟车我经常坐,马上就到昆山了。下的人特別多。座位都会空很多,过道?就沒人了。你的衣服湿的地方也幹了。我带你去厕所,你把内裤和丝袜带着到测试换。

我也就相信他了,继续趴着。他继续说:你家是嘉善的?还是去嘉善玩的啊?

我说:不要问我的事。

他说:沒別的意思,如果你是去嘉善玩的就算了。如果你是回嘉善的我有快速的办法。这趟车从昆山到嘉善要三个小时。中间就隔一个上海,怎麽要那麽长时间呢。

我说:爲什麽啊?因爲也赶时间,就问了他。

他说:过了昆山后,动车、高铁都开始有了,这个车开着停着,要让车,所以慢,要开三个小时。

我想想也是啊,我就问他你的快速的办法是什麽啊?

他说:昆山下车,我可以找到私家车,到嘉善。最多最多一个半小时就能到,还能帮你送到离目的地最近的地方。

我说:拉倒吧,跟你混,不敢。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呢。

他说:我不是坏人的,我不赶时间的,我到嘉善可以再坐车去义乌的。不过你要是不赶时间就坐这个也可以的。

我说:我就是赶时间,否则也不会坐这班车,更不会碰到你。

他说:那我带你从昆山下车吧,我现在就可以联系到车,下车就可以上车。不相信我,我可以把身份证号码,手机号码都给你,因爲和你在一起一个晚上也是有缘。相信我吗?

说的我有点心动了。可以7点多点就可以到嘉善。而且还不用火车上这麽乱,这麽吵。

我说:你身份证给我看看。

他让我坐起来,我用外套盖好自己。他陶了身份证给我看,是徐州人。他说:电话号码也可以给你。

我说:不要了。你现在打电话看看有沒有车,马上到站了。

他开始打电话,而且还带我听,说沒有骗我。电话?是一个女人的声音。说10分锺之内就可以到火车站,确定就过来了,车费400块钱。然后他看着我,意思是我的意见。我想了一下,说可以的。他就确定下来了。

挂了电话,我说:那我怎麽办,我下面沒有衣服啊。

他说:沒事的,看不到的。下车后可以去车站厕所啊。

我把胸罩整理一下,我让他把扣子扣好。

他说:胸罩脱了吧,好不好。我从来沒有带个沒有穿内衣的女伴出门。这次让我过个瘾。

现在他说什麽我都沒有反对了,我就在外套和他的遮掩下,脱了胸罩。然后我让他拿下我箱子,我把胸罩、内裤、丝袜都放到箱子?,现在我的身上就一个连衣裙。乳头可以明显看到凸点了。我鼓足勇气站起来,看了看下面,车厢?和座位上的尿液都幹了。

车到昆山站了,他拿着行李,在前面。我在他后面跟着他下车了。下车后……